安倾月

主aph/FGO。普厨加厨罗维厨/闪厨汪酱厨。伪博爱,雷点米英普洪/双王狗梅芙。

【普诞贺】Auf Regen folgt Sonnenschein(雨后天晴)

#东西芋の场合#

月酱的话:对于一个没有固定文风的人永远不知道自己写出的下一篇文章长成什么样子!(ㅍ_ㅍ)冷漠。题目和文章没有什么必然关系,度娘复制粘贴来的(人˘︶˘*)♡原计划是有三篇不同cp的文,但是拖延癌晚期总要在死亡线上才能产出粮QAQ其他的看情况能不能产出来了( '-' )ノ)`-' )北京时间二十三点多,东一区的柏林才下午,呆胶布(∗ᵒ̶̶̷̀ω˂̶́∗)੭₎₎̊₊✧还是挺早的,没错就是这样。最后各位食用愉快啦!普爷生日快乐!我永远是你的小迷妹er!

2017.01.18  时间:早上9:00
    “哥哥,快醒醒,该起床了。”说着话的青年显然已经整理过了,金色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梳起,服服帖帖地靠在一起,露出光溜溜的额头和整齐的发际线,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日常的出行装。他笃定自家兄长绝对已经醒了——以往他极少比哥哥起得还早,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军人,他哥有着极为规律的生活习惯。只是不知为何,最近兄长真是越来越喜欢赖床了……他看了看直到今天凌晨才被自己强制关掉的游戏机,唔,可能还有点烫。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讲。望着床上毫无反应的人,他摇摇头,叹了口气。
    “哥哥你再不起来我就要采取一些非♂常♂手♂段了。”床上的人仍旧一动不动。
    “哦上帝,我真的不想这么做,是他逼我的。”路德在心里默念,慢慢靠近了床边。
    下一秒,亲爱的上帝就听到了来自基尔伯特大爷那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并表示他这辈子可能都要靠助听器活着了。咳咳,扯远了,让我们继续回到地面上的故事。
   此时的基尔伯特正处于上气不接下气的状态,路德维希手上一个轻微的小动作都引得他娇喘连连,眼中因生理反应而产生的泪水泛着晶莹的光。
   “哈……west快住手,本大爷错了……哈哈哈……”
    嘿,伙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口水都流出来了好吧。但是很遗憾,你想要的完全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本大爷错了……快住手哈哈哈哈哈哈……本大爷……再也不装睡了哈哈哈哈哈哈别戳我肋骨啊!!!”
    路德维希停下了那双充满罪恶的手(←至少普/鲁/士小伙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哥哥还不打算起床吗?”基尔伯特翻过身,仰卧在床上,打了个哈欠:“在这大雪纷飞的寒冷的冬日的清晨离开温暖的被窝该是多么的不懂得享受生活,这绝对是对上帝的背叛啊。上帝创造……”
    “第一,今天没下雪;第二,我对我的供暖很有信心;第三,上帝刚刚说他不想搭理你。哥哥,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容不得基尔伯特反应,路德维希俯身贴上年长者的耳廓,故意压低了本就磁性的嗓音显得更加诱惑:“今天可是你的生日,我特意请了假的,哥哥让我陪你出去玩玩吗?还是,”他顿了顿,似乎是吞咽了下,“哥哥想在床上做些什么事情,嗯?”
    看着床上的人的因害羞而产生的绯红,从脸颊一点一点晕开,直至蔓延到耳根,蔚蓝的瞳中漾着满意的笑。企图掩饰自己的脸红,躺着的银白发色的青年用被子蒙住了头,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我拒绝。我要睡觉。”
    “好吧哥哥,我本来想去给你买做蛋糕的材料的,现在看来不用了。还有,肥啾的鸟粮要没了,这个我是不会去给你买的。”
    “你个混蛋west!”基尔伯特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几乎是炸毛的状态,“不许擅自克扣本大爷的蛋糕,也不许饿着肥啾啊混蛋!”一边气鼓鼓地说着,一边飞快地穿好了衣服。
    “还等什么,走吧!”
    看着神气十足的自家兄长,路德感觉自己的胃又开始疼了,“哥哥不爱我了……他居然肯为了肥啾上街也不愿为了我起床……”
    不过,管那干什么,反正他们现在正牵着手呢,不是吗?
    “哥哥,生日快乐。我爱你。”
    “生日什么的……我也爱你west。kesesesese”

【北美双子】在圣诞派对之后

圣诞贺#北美双子#
月酱的话:圣诞系列第三发,时间在美好的圣诞节夜晚当然要做一些美妙的事啦!

马修·威廉姆斯发誓他在最近的三百年间绝对不会再参加阿尔弗雷德·F·琼斯以任何名义组织的任何形式的聚会了。
那棵夸张的圣诞树几乎与自家的别墅齐高,上面缀满了各式各样的彩灯、彩带以及什么奇奇怪怪的小礼物。他几乎看不到松枝的绿色了。可怜的树看上去已经不堪重负,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既视感。嗯,可以,这很U/S/A。六百年的时间足够他理解这位闹腾的邻居兼兄弟的奇怪的脑回路。从奶油到底胚都是阿凡达一样颜色的蛋糕,关了灯还泛着粉色光芒的果冻,高锰酸钾溶液般的甜甜圈,哪怕是这些,他都还能忍受。但当荧光绿色的松饼被端上来时,一直被称作好好先生的马修同学几乎抓狂,更何况松饼上还浇着渗人的、荧光橙的枫糖浆和鲜红的番茄酱。凭着良好的教养,他还是冷静了下来。此刻他无比感恩却又怨恨弗朗西斯和亚瑟,他俩一个教会了自己温柔谦让,一个教会了自己礼仪和如何成为一名绅士。但是他俩养出了阿尔弗雷德这个傻x。老天爷,我真是个好人。金色长发的人这样想着,我真是伟大。
“嘿,Alf,”加/拿/大耐心又温和地叫着埋在派对遗留下的垃圾里的美/国,“太晚了,我们该睡觉了。”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我明天会帮你收拾的。”恰如他广袤的国土宽容的接受一切事物一样,他的好脾气与生俱来,几乎永远无法对别人生起气来。
“啊,不。Hero不睡。”蓝色眼睛的青年赖在地板上,通红的脸和额头像是喝醉了一样,“Hero没吃饱。”
马修扶额,有些无奈且困惑,但他还是那样温和的语气:“那边有剩的蛋糕,或者我帮你叫麦/当/劳的外卖?”
“Matty你过来。”躺在地板上的人伸出了一只手,呆毛很长的青年不明所以,上前握住了那人的手:“所以说,怎么了呢Alf?”
话音刚落,青年便被拽倒在地,一个翻身,随即被人压在身下。“Hero想吃你。”
这自称真是格外的令人讨厌,烟紫色瞳色的人想,不过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个混蛋喝可乐也会喝醉啊!
“圣诞快乐,Matty。Hero爱你。”
“……Me too.”

【芋兄弟】圣诞早安吻

圣诞贺#东西芋#
月酱的话:可怕!现在居然已经不是圣诞了!

圣诞节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一尘不染的窗,悄悄洒在两人平静而安详的睡颜上。早间电台定时开启,温暖的圣诞颂歌缓缓从收音机中飘出,轻柔地回荡在房间里,织成一张音乐与梦的网,笼罩着这个温馨而宁静的清晨。一切都显得那样适宜。较为年轻的国家先睁开了眼睛,蔚蓝色的双眸如同朝时的海洋,氤氲着未来得及散去的雾气。他望向年长者——他亲爱的兄长还躺在他身边做些香甜的梦,银白的发色下那张桀骜不驯的面庞难得的和顺,露出只有在睡梦中才得一见的、温柔的神情。一个吻轻轻地落在尚在睡梦中的普/鲁/士的额上。
“早安哥哥,圣诞快乐。”
“早安west~”
路德维希的双颊微微泛红,散下的金发后的蓝眸报以羞赧:“哥哥是什么时候醒的?”
基尔伯特得意地吹了声口哨,伸手捏了捏自家老弟的脸:“刚刚。”
几只小鸟在窗外落了雪的树枝上唱着献给主的贺乐。圣诞的清晨和平,安宁而幸福。

【伊双子】圣诞夜

圣诞贺#伊双子#
月酱的话:这是一篇发生在床上的故事 o((*^▽^*))o

“ve~哥哥,你说圣诞老人会给我们送什么礼物呢?”费里西安诺瞪着他那双水汪汪、琥珀似的眼睛望着枕旁的人。
“喂!蠢弟弟!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罗维诺小心翼翼地分开两人头顶几乎要缠在一起的呆毛,然后毫不留情地推开了那张与自己极为相似的脸。他慵懒地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翻了个身,把光溜溜的后背留给他那傻乎乎的双胞胎弟弟。“小混蛋你都多大了,居然还相信这个。”随手关掉了床头的壁灯,“睡觉睡觉,困死老子了。”
“诶~可是路德说过……”费里像突然想双眼起了什么,连忙止住声音,惊恐的闭上了双眼。过了半晌,他怯怯地睁开眼睛,意料之内地对上了罗维诺恶狠狠的,泛着绿光的眸子:“费里西安诺!你要再敢跟老子提那个洋芋蛋子,你就收拾东西滚去柏林吧!”“啊——不要,哥哥我错了,你不要赶我走!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边说边缩回了被子里,捂住脑袋准备接受哥哥的爆栗。良久,他听到罗维诺重新躺回床上的声音,又悄悄地从被中探出头来,轻轻戳了戳罗维诺的后背:“哥哥你还生气吗?”“笨蛋弟弟,从老子的床上滚下去。”暴躁的兄长用脚象征性地蹬了下对方的小腿,“别吵,烦死了。老子睡了。”
“好吧,晚安哥哥。”费里背过身,开始玩弄起床头挂着的,准备用来盛放礼物的空袜子。
“晚安傻弟弟。你最好立即停下你那愚蠢的举动,如果你还希望那个冷的连番茄都种不活的芬/兰和什么该死的圣诞老人给你送礼物的话。”
“Ve~?”费里西安诺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感叹词,房间里回归寂静。不久,罗维诺听到了他的呼吸声,夹杂着轻微的鼾声,像是从威/尼/斯的水光里漾出般的安宁。
罗维诺叹了口气,尽量小幅度地翻下床,又回头看了看床上的人,睡得正香的青年没有丝毫察觉。
次日清晨。
“哥哥你看!圣诞老人来过了!”费里西安诺摇着自家兄长的胳膊,十分兴奋地说。
“一大清早吵什么吵,还让不让老子睡觉了。”罗维诺挣开了对方的手,把头埋进被子里。
“哥哥你看嘛!圣诞老人真的来过了!还给我送了新鲜的pasta!”年少者锲而不舍地扯着被继续撒着娇。
猝不及防地,罗维诺一把掀开被子,将因为兴奋而呆毛都飞起来的弟弟搂进怀里。温热的鼻息打在那人耳边,有点痒:“真是个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