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倾月

主aph/FGO。普厨加厨罗维厨/闪厨汪酱厨。伪博爱,雷点米英普洪/双王狗梅芙。

【普诞贺】Auf Regen folgt Sonnenschein(雨后天晴)

#东西芋の场合#

月酱的话:对于一个没有固定文风的人永远不知道自己写出的下一篇文章长成什么样子!(ㅍ_ㅍ)冷漠。题目和文章没有什么必然关系,度娘复制粘贴来的(人˘︶˘*)♡原计划是有三篇不同cp的文,但是拖延癌晚期总要在死亡线上才能产出粮QAQ其他的看情况能不能产出来了( '-' )ノ)`-' )北京时间二十三点多,东一区的柏林才下午,呆胶布(∗ᵒ̶̶̷̀ω˂̶́∗)੭₎₎̊₊✧还是挺早的,没错就是这样。最后各位食用愉快啦!普爷生日快乐!我永远是你的小迷妹er!

2017.01.18  时间:早上9:00
    “哥哥,快醒醒,该起床了。”说着话的青年显然已经整理过了,金色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梳起,服服帖帖地靠在一起,露出光溜溜的额头和整齐的发际线,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日常的出行装。他笃定自家兄长绝对已经醒了——以往他极少比哥哥起得还早,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军人,他哥有着极为规律的生活习惯。只是不知为何,最近兄长真是越来越喜欢赖床了……他看了看直到今天凌晨才被自己强制关掉的游戏机,唔,可能还有点烫。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讲。望着床上毫无反应的人,他摇摇头,叹了口气。
    “哥哥你再不起来我就要采取一些非♂常♂手♂段了。”床上的人仍旧一动不动。
    “哦上帝,我真的不想这么做,是他逼我的。”路德在心里默念,慢慢靠近了床边。
    下一秒,亲爱的上帝就听到了来自基尔伯特大爷那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并表示他这辈子可能都要靠助听器活着了。咳咳,扯远了,让我们继续回到地面上的故事。
   此时的基尔伯特正处于上气不接下气的状态,路德维希手上一个轻微的小动作都引得他娇喘连连,眼中因生理反应而产生的泪水泛着晶莹的光。
   “哈……west快住手,本大爷错了……哈哈哈……”
    嘿,伙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口水都流出来了好吧。但是很遗憾,你想要的完全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本大爷错了……快住手哈哈哈哈哈哈……本大爷……再也不装睡了哈哈哈哈哈哈别戳我肋骨啊!!!”
    路德维希停下了那双充满罪恶的手(←至少普/鲁/士小伙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哥哥还不打算起床吗?”基尔伯特翻过身,仰卧在床上,打了个哈欠:“在这大雪纷飞的寒冷的冬日的清晨离开温暖的被窝该是多么的不懂得享受生活,这绝对是对上帝的背叛啊。上帝创造……”
    “第一,今天没下雪;第二,我对我的供暖很有信心;第三,上帝刚刚说他不想搭理你。哥哥,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容不得基尔伯特反应,路德维希俯身贴上年长者的耳廓,故意压低了本就磁性的嗓音显得更加诱惑:“今天可是你的生日,我特意请了假的,哥哥让我陪你出去玩玩吗?还是,”他顿了顿,似乎是吞咽了下,“哥哥想在床上做些什么事情,嗯?”
    看着床上的人的因害羞而产生的绯红,从脸颊一点一点晕开,直至蔓延到耳根,蔚蓝的瞳中漾着满意的笑。企图掩饰自己的脸红,躺着的银白发色的青年用被子蒙住了头,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我拒绝。我要睡觉。”
    “好吧哥哥,我本来想去给你买做蛋糕的材料的,现在看来不用了。还有,肥啾的鸟粮要没了,这个我是不会去给你买的。”
    “你个混蛋west!”基尔伯特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几乎是炸毛的状态,“不许擅自克扣本大爷的蛋糕,也不许饿着肥啾啊混蛋!”一边气鼓鼓地说着,一边飞快地穿好了衣服。
    “还等什么,走吧!”
    看着神气十足的自家兄长,路德感觉自己的胃又开始疼了,“哥哥不爱我了……他居然肯为了肥啾上街也不愿为了我起床……”
    不过,管那干什么,反正他们现在正牵着手呢,不是吗?
    “哥哥,生日快乐。我爱你。”
    “生日什么的……我也爱你west。kesesesese”

评论(2)

热度(16)